2007年1月21日星期日

先把泥点晾干

      王悦
 
读研究生时,我的导师吉纳经常告诫我们,不要一时冲动,成了情绪的奴隶。一次,一名研究生找到她,说另一名研究生出言不逊,当众讽刺他理论过时,见解平庸,令他大为恼火。他不知道是该直接找那个学生论个明白,还是找对方的教授评论。
 
吉纳教授慢条斯理地说:"有时候,别人的言行是很难理解,如果你不介意,让我给你一个小建议。批评和侮辱,跟泥巴没什么两样。你看,我大衣上的泥点,就是今晨过马路时溅的。如果我当时立即去抹,一定搞得一团糟。所以我把大衣挂到一边,专心干别的事,等泥巴晾干了再去处理它,就非常容易了。瞧,轻轻掸几下就没事了。我建议你等情绪的水分都蒸发了,再来想者件事,到那时,如果你还打算讨伐他,请再来找我。不过晾干水分后,你也许会发现那泥点也淡得找不到了。

 

1 条评论:

  1. 用我们的偏见,总能读到更多的偏见。

    回复删除